上海印壁华材料机械煤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能够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和竞争力的高性价比产品与施工服务,从项目、方案设计、材料供应、技术支持到工程施工
语言选项
中文版 English

国家癌症中心科研及动物实验就瞧见祝君好的手

发布时间:2021-12-28      点击:

  就像祝君好口中说的那样,他已经打算好了,如果妻子和女儿真的回不来,就下去陪她们,黄泉路上,总不能让老婆孩子太孤单不是?

  祝君好释然地说着,孟晚却感觉到不对劲儿。

  她开了天眼,终于看出来异常。

  在祝君好身上,缠着两个灵体,一只是红色的狐狸,一只是黑色的蛇。

  红狐仙和黑常仙……

  这种东西,孟晚小时候在奶奶身边的时候经常看到。

  一般都是保家仙,只要祖辈有人供奉,就会世世代代跟着这户人家。

  倘若其中有一代人忽然断了供奉,保家仙是会作妖的。

  可奇怪的是,前两次来,压根就没有看到祝君好身上有红狐仙和黑常仙。

  这种东西一般要用出马仙解决,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这两个灵体并不是普通的精怪,所以孟晚之前也没有处理过。

  但祝君好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再去找出马仙了。

  说不定他那一瞬间被蛊惑,就会从六楼跳下去。

  孟晚吐出一口气,“祝君好,你自杀我?”

  如果他不曾做过危害自己生命的事情,这两位仙是不会浮出来的。

  祝君好神色一凛,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就往后缩了缩,“没,没有。”

  他的小动作被孟晚发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还没等举起来看,祝君好便‘嘶’地一声。

  等孟晚撸开他的袖子,就瞧见祝君好的手腕上,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缝了好多针,还没有拆线。

  “你这是干嘛?!”

  在地府当差,孟晚最讨厌遇见的鬼魂,就是自杀而死的。

  这种人到了地府也会被其他鬼欺负。

  毕竟很多人想活着都没有办法,他们却随随便便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虽然很多人都是病了,但有病治病啊,干嘛要想不开的去自杀?

  她不懂,也不能理解!

  尤其是祝君好这种,尚有妻女大麻烦还没有解决的人!

  祝君好原本那张满是福气的脸,此时已经是苦巴巴,皱巴巴的了。

  他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大师,我真的不知道……自从上次你走后,我就一直失眠,没有睡过觉,一开始安眠药还有用,可是后来……没用了!

  有一天我实在困得受不了,我岳母来看着我妻子女儿,让我回家休息,我也是在撑不住了,就去了酒店。

  按照平时的剂量的一倍,我吃了四片安眠药。可是睡不着,辗转反侧地躺在床上,我就是无法入睡,你不知道有多痛苦!”

  祝君好抱着头,使劲地敲了敲。

  孟晚连忙阻止,他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对劲儿了。

  祝君好错愕地看着孟晚,“大师……我真的很痛苦!然后我就加大剂量,吃了整整一盒……之后我就没什么印象了,我只记得我到处找刀片,去了浴室放了水,之后的记忆就消失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打扫房间的阿姨,误以为这间房没有被开出去,进来打扫的时候,正好救了我,否则……我现在……”

  “那位阿姨,是你自己的福报,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孟晚无奈叹气,“你的祖上,有没有供奉过什么保家仙?”

  “保家仙?”忽然的问话,让祝君好有点懵。

  他正想回答没有,祝老爷子走进来,有点没好气儿地道:“有!我母亲供奉过一个什么常仙,死之前特意交代我照顾,被我扔掉了!什么破玩意!”

  孟晚:“……”

  怪不得了。

  她又看向祝君好,“这段时间,你有去过寺庙祭拜吗?”

  祝君好点头,“什么道观,寺庙,我都去过,就是想为我妻子和女儿祈福……”

  症结所在,找到了。

  祝老爷子的母亲因为是很信奉保家仙,但是祝老爷子不信。

  因为不信,这两位仙就找不到祝老爷子身上,原本也不会找上祝君好。

  怀就坏在,他去寺庙祭拜了,踏进去的那一刻,就说明他是信奉这些东西的,所以保家仙自然找上了。

  又因为祝老爷子对它们的无礼,这个黑常仙就开始作妖。

  祝君好身体里的红狐仙倒是还好,主要闹人的就是那个黑常仙。

  但这个红狐仙又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你们家里,除了供奉常仙,还供奉过别的牌位吗?”

  “没有了,光那一个都不够闹挺的!小姑娘,你是什么意思,我家儿媳和孙女出事,和那常仙有关?”

  祝家四位老人都还健在,第一次孟晚见到他们的时候,另外三位老人都是热情似火,唯独祝老爷子,爱答不理。

  孟晚那时候就知道这位老爷子是不信邪的。

  此时的态度也是带着质疑。

  孟晚没有和老人家一般见识,毕竟有的人就是不信这些东西。

  但是越不信的人,他活的就越好,一旦信了,反而容易被乱七八糟的东西找上。

  祝君好就是个例子。

  “爸,您先回酒店吧。”祝君好瞧出了孟晚的欲言又止,知道是有老爷子在场,不方便。

  祝老爷子看看孟晚,有些不想走。

  但是瞧见孟晚身后的永夜,一副不好惹的样子,祝老爷子也懒得和一个小丫头片子多费口舌。

  “你呀你!就瞎搞吧!不好好看医生,净整些没用的!”

  祝老爷子拍了祝君好的脑袋一下,便背着手负气离开。

  他走后,孟晚才询问道:“老爷子不知道你出事了吧?”

  “嗯,我妈知道,我爸他……有点倔……孟大师您别介意。”

  “不会的。”孟晚安慰道:“不要再想着陪你妻女一起去下面了,我说过我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今日她们两个就会苏醒。”

  “真的?!”祝君好一听,眼睛都亮了,“大师你不会为了安慰我……”

  “道门之人,不打诳语。”孟晚拍了拍乾坤袋,“她们两个,都被我带回来了,您的女儿之前遇到一点意外,现在情况已经好了,就是您的夫人,精神状态可能会有些不太好,你耐心陪着她,总会恢复的,魂魄俱在。”

上一篇:头情绪浓厚,黑色系煤炭恐成领头军凡是她的信息
下一篇:预计香港今年全年经济增长可达6.4%可能是我前世
地址:上海闵行区浦星公路红星国际广场 电话:+86 18702120916 邮箱:bihuacailiao@163.com
Copyright © 2014-2016 上海印壁华材料机械煤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www.bihuacailiao.com 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上海印壁华材料机械煤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